本報記者張蕾《中國青年報》(2014年09月27日03版)
  日本政府近期一方面緊鑼密鼓地通過各種渠道與中國溝通,以期在11月於北京舉行的亞太經合組織(APEC)峰會期間實現與習近平主席的首腦會談。另一方面對韓國也加緊聯繫,同樣希望能在今秋的國際會議期間實現與韓國總統樸槿惠的首腦會談。
  作為中、韓兩國的近鄰,日本近年來因領土爭端和歷史認識等問題與中韓兩國交惡。日本首相安倍晉三2012年12月上臺後,已出訪49個國家,但卻遲遲未能對近鄰兩國實現訪問,甚至在國際會議等對邊場合,也未能實現雙邊首腦會談。
  “慰安婦”問題成為門檻
  目前正在美國召開的第69屆聯合國大會期間,安倍晉三再次與樸槿惠擦肩而過。樸槿惠在此次會議期間會見了西班牙國王、埃及總統和烏干達總統三國元首。她在聯合國大會主旨演講中指出,戰爭期間針對婦女的性暴力是一種侵犯人權的行為,嚴重違背人道主義原則。她沒有直接點日本的名。
  韓國外交部長尹炳世與日本外相岸田文雄於美國當地時間25日下午舉行了會談,此次日韓兩國外長會談的引人註目之處是能否為兩國首腦會談打開局面。9月19日,作為2020年東京奧組委委員長的日本前首相森喜朗對韓國進行了訪問,並將安倍期望改善日韓關係的親筆信轉交給樸槿惠。有分析認為,日本方面希望通過森喜朗訪韓、日韓外長會談,然後順理成章地在今秋10月的亞歐會議(ASEM)、11月的APEC峰會等多方會議上實現日韓首腦會談。
  但此次外長會談,雙方僅就日韓關係、朝鮮半島局勢等問題交換了意見。雙方商定在朝核等問題上加強合作、共同應對。岸田文雄稱,為全面解決被綁架日本人問題及朝核問題,日方將同韓方保持密切溝通與協調。岸田文雄還對韓國限制進口日本水產品的措施及被日強擄勞工訴訟案表示憂慮,並呼籲韓方提供協助。
  而外界普遍關註的首腦會談問題未能取得實質性進展。據悉,岸田文雄在會談上表示了促成韓日首腦會談的意願,但尹炳世重申,只有日方真誠面對包括強徵“慰安婦”在內的歷史遺留問題,才能舉行韓日首腦會談。對此,岸田文雄原則性地表示,日方將為解決“慰安婦”問題而努力。他還說,日本政府暫無計劃修改承認日軍強徵“慰安婦”的“河野談話”。
  在兩國外長會談召開之前,韓國外交部發言人魯光鎰25日對舉行韓日首腦會談的立場表示,韓方並未說過不願意舉行韓日首腦會談,韓方在該問題上持靈活態度,但前提是日本需真誠面對歷史遺留問題,為舉辦韓日首腦會談創造條件。
  樸槿惠就任總統後一直堅持“日方若不進行真誠的道歉、採取切實的措施,會談就不具任何意義”的原則。她在16日接受路透社採訪時曾強調,“希望日本政治領導人能勇敢作出決斷,向‘慰安婦’受害者道歉,徹底恢複名譽。這才是打破兩國僵局關係的捷徑。”
  韓國是否應持靈活立場
  在韓國國內,也有聲音認為,對日強硬外交並不完全符合韓國的利益。首爾大學國際研究生院教授樸喆熙曾在《朝鮮日報》撰文稱,日本首相安倍晉三的執政生涯很可能延續到2018年9月,樸槿惠政府不得不長期面對右傾色彩濃重的安倍晉三。韓國政府在歷史問題上具有道德上的正當性,日本在日軍“慰安婦”問題上的外交力量處於下風,遭到國際社會孤立。但韓國不能奢望在所有的外交領域都處於優勢地位。
  樸喆熙認為,從日本國內的政治格局來看,借助日本人被綁架問題和日軍“慰安婦”問題持強硬路線成長起來的安倍晉三不會輕易下臺。在日本看來,中國、韓國等對日本不友好的國家給日本施加的壓力反而有助於提高安倍的人氣。因此,對日強硬外交即使是有效的手段,但韓國能否得到預期效果尚未可知。
  此外,樸喆熙分析,朝鮮和日本因解決綁架日本人問題關係開始拉近,在牽制中國和韓國方面利害關係一致。在韓美日關係中,如果遭遇奧巴馬領導的民主黨政權被共和黨取代,共和黨在戰略上則會偏向於支持日本。因此,樸喆熙建議韓國需要從全球角度看待韓日關係,應採取靈活外交,避免一味強硬。
  首腦會談的“三國博弈”
  樸喆熙認為,韓國堅持對日強硬立場與中日對立也有一定的關係。但是,日本前首相福田康夫今年7月末訪問中國後,中國和日本多次進行非公開接觸,商討11月在北京舉行APEC領導人非正式會議期間舉行中日首腦會談事宜。如果中日兩國舉行首腦會談並走向對話局面,一直對日採取強硬外交的韓國將會陷入尷尬局面。
  也有不同意見認為,日本政府故意向媒體透露APEC峰會上舉行中日首腦會談似乎已是確定的日程,這也是為了提醒並刺激韓國,要求韓國對韓日首腦會談作出回應。
  最近,日本《朝日新聞》撤銷了“慰安婦”相關報道之後,右翼勢力的氣勢越發強硬。目前來看,日本政府在“慰安婦”問題上提出妥協方案的可能性非常低。韓日之間何時才能實現首腦會談還是個未知數。
  本報北京9月26日電  (原標題:日韓首腦會談想要舉行不容易)
創作者介紹

牛排餐廳

gk24gkrzl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