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文(化名)離家後,父親發給她的短信 華商報記隨身碟者 張喆 攝
  2014年年初家人帶小文(化名)竹北買房子出游時為她拍攝的照片
  李師傅平日里在工地打工,老婆在家照看預防癌症兒子。他們的女兒小文(化名)16歲了,在戶縣的一所學校上學。一家四口的日子本來和睦平靜,但隨著女兒的離家出走 ,這個家的安寧被攪亂了。
  女兒離SD記憶卡家後已失蹤近4個月,在尋找的過程中,李師傅發現了女兒的另一面。
  離抗癌食物家女兒不見了 媽媽一病不起
  李師傅家住長安區五星街辦,育有一女一子。16歲的女兒小文去年初中畢業後就到位於戶縣的一所學校學護理。今年5月1日學校放假女兒回家了,但當天又外出。從那天開始,女兒再也沒有回家。
  “當天很晚了,我看孩子還沒回家,就給她打電話,她說在同學家,讓我不用操心。我再打電話她就不接了。”李師傅說次日一早,女兒發來短信,說她和同學在外邊玩,5月3日會直接回學校。“5月3日我到學校找她,她同學說她沒去。5月4日,她同學給我打電話說,在五星街辦附近看到小文上了一個男人的車走了。”李師傅說,“後來又有同學給我打電話說,看到小文和一個男的在戶縣一家溫泉賓館……”
  李師傅趕到那家溫泉賓館,調了監控,看到小文的確和一名男子開了房,隨後離開。
  小文不見了,媽媽為此一病不起,天天躺在床上哭。
  5月4日,李師傅向公安長安分局東大派出所報了警。在警方偵查的過程中,李師傅也發動親戚朋友四處尋找女兒。
  發現女兒網上網下簡直判若兩人
  小文的姑姑李女士說,她有孩子的QQ號和陌陌號,在這兩個即時通訊軟件查看時,發現了小文的一些蹤跡。
  昨日上午,華商報記者在小文姑姑的手機上看到,小文QQ空間最近的記錄是在5月3日,而“陌陌”社交平臺的賬號則一直更新到5月12日。小文在5月12日14時51分發了條消息說“最近總是有人說我漂亮……”,並附帶了一張自拍照。消息後面有來自不同網友的十幾條留言,比如“我在游戲了,不行你過來玩……”;“還沒回家嗎?快去上課吧,親……”等等。
  這條消息顯示的詳細地址是吉祥村,距離小文長安區五星街辦的家有20公里。小文姑姑說,她在網上發現,小文跟很多人都是老公老婆相稱,還有稱乾爹、大叔的,從聊天內容看,像是早戀了。
  小文的父親李師傅也看到了這些聊天內容,他跟華商報記者說,女兒網上網下簡直判若兩人。“她平時很文靜,不愛說話,回到家後就不出門,兩年前家裡拉了寬帶後,女兒回家就喜歡在網上玩,話就更少了。”
  尋找中途電話聯繫擔心女兒被控制
  在警方的幫助下,李師傅找到了女兒上的那輛轎車,車主姓謝。據他講,小文中途下了車,後邊發生了什麼事情他不知道。迫於李師傅的再三追問,他在網上給小文留言。小文回覆說,很快就回家。但後來人也沒回來。
  5月5日,李師傅手機接到一個陌生號碼發來的短信,內容是:“我好著,過幾天就回去了,我借的手機,別給這手機打電話!”李師傅不停發短信打電話,後來陸續接到女兒的回信,基本都是勸父親不要再發短信了,並說她一切都好。
  “有一次電話打通了,沒人說話,但聽到有好多人在哭,還聽一個男的說‘這5個女娃就交給你了……’,隨後電話被掛斷。”從那以後,李師傅更加焦慮,擔心女兒被人控制。
  5月中旬,李師傅聽孩子的姑夫說,給孩子網上留言,孩子很快回覆,說被人打了,現在人在吉祥村,讓家人趕緊過來接。李師傅接到消息就找親戚一同前往,結果人沒找到,線索也斷了。
  李師傅還說,5月12日,孩子的堂親姑夫接到一個陌生男子的電話,對方自稱是小文的乾爹(網上認的),知道小文在哪兒,還說如果他把孩子送回來,要求李師傅一家不要再追究他的責任。但之後又無下文。
  警方調查調查不少人大都是女孩的網友
  東大派出所相關負責人告訴華商報記者,他們已經以拐賣婦女兒童立案偵查。女孩父親提供的孩子上了陌生男子轎車的線索,他們已經查過了,姓謝的男子目前在掌控範圍內,去戶縣一家溫泉賓館開房的和開車接女孩的是同一個人,警方從該賓館的監控上得知,女孩不止一次在此出入。後來得到線索,孩子在西安太白路、吉祥村一帶,警方在那附近的酒吧、夜場等都查過了,還是沒有女孩的下落。
  現在李師傅提供了女孩在網上活動的情況,警方將儘快著手調查。該負責人說:“調查了不少人,大都是女孩通過網絡認識的網友,女孩的社交面很廣,社會關係很複雜。”
  一說起女兒,李師傅就紅了眼圈。他說,5月12日以後,“陌陌”聊天上也沒有了女兒的音訊,這幾個月來,他每天都在吉祥村一帶尋找女兒……“只要娃回來,犯了什麼錯都不要緊,一切都可以重來!”
  華商報記者 苗巧穎
創作者介紹

牛排餐廳

gk24gkrzl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